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文勇 > 华府旧事(4): 戈尔印象

华府旧事(4): 戈尔印象



戈尔属于那种在学校里数理化都学得好,做事一板一眼井井有条可还是常常被大家取笑的聪明孩子。英文里叫做NERD,我在中文里还没有找到一个贴切的词来对应,勉强可以翻译成书呆子或者有点愣头愣脑的电脑谜、数理化谜、集邮谜等等钻进去但不想钻出来的人。戈尔可以称为公共政策谜,对环境保护电子政府等问题很上心,还出版了书来影响民众。

戈尔能力强头脑聪明却不招媒体待见,《华盛顿邮报》有一个评论说如果有一天记者看见戈尔在波特马克河的水面上健步如飞,第二天见报的新闻决不会夸戈尔会特异功能,新闻头条会指责戈尔竟然不会游泳。戈尔提议的政策和法案曾经为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做了贡献,幕僚不小心把戈尔的贡献多说了一点,全美电视台都开始拿戈尔开心,说原来是戈尔发明了互联网。NBC的Conan O'Brien说,一项新的调查发现62%的美国人认为戈尔因为有了胡子更好看,不仅这样,92%的美国人认为那个胡子要是没有戈尔的话会更好看。 

第一次见到戈尔是1997年10月底江主席访问美国的时候,专机抵达安德鲁斯空军基地时,突然一溜小车驶到飞机前面,戈尔下了车来,健步走到悬梯下迎接江主席的到访。和中国官员的强烈对比是戈尔很年轻而且神采奕奕。这个非常客气的礼遇算是给江主席代表团的一个愉快的惊讶,多少反应了克林顿希望把中美关系搞好的姿态和信号。

应该说戈尔是一个问题想得很深刻,非常有主见的人,但是因他性格中强烈的迎合大众的倾向而不惜媚俗,反倒是让他看起来显得没有一贯一致的价值观主导。说大多数人爱听的话,表现符合是大多数人期望的行为。

中美环境和发展论坛是戈尔倡议的,为了同中方进行有效对话,戈尔把对环境保护的个人兴趣,选民期望,以及对中美关系的战略方向联系在了一起。他的理论是:苏联东欧垮台后,中美失去了共同的敌人,也失去了共同的利益基础,才有了九十年代“无日不风波”的处境。戈尔认为,全球环境恶化的挑战,人类面临失去家园的危机,应该能够把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和发展最快的两个大国的共同利益联系到一起。环境保护不仅是他个人的偏爱,而且是中美关系的未来。应该说这个问题上,戈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欧洲人对环保问题是最敏感,美国有一大半的人不认同环保问题,而中国人还在为摆脱贫困而奋斗基本不能有效顾及环保问题。所以,如果戈尔能说服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有共同步调,那么他能更好地说服美国人,很可能扭转在环保问题的全球政治议程和气氛。

第一次环境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前总理和他碰杯祝酒时候,戈尔躲闪以至酒洒到衣服上引发的小插曲,被美国的电视台反反复复地播放。这种小伎俩是美国政治人物经常操弄的小把戏,向国内反对中国的民众表明一个姿态。比如小布什邀请胡锦涛国事访问,所有的内容都很好,就是把晚宴改成午宴,这么小小的一个细节于是成了媒体每天大做文章的主题。其实答案很简单,这么安排的目的就是让媒体去炒作,于是缓解自己的政治压力而已,至于向中方表明态度都是糊弄老百姓的说法,中方早就知道美方的态度,还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表明不满意。总的来说,戈尔操弄媒体的技能还是比较笨拙的,比起他的老板克林顿来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1999年朱镕基访问美国时,戈尔和朱一起主持了环境和发展论坛,地点在美国国务院的大楼里。那天美国国务院里面上窜下跳到处都是人。开完上午的会议,中午戈尔在国务院午宴款待朱一行。我则饥肠辘辘等候在宴会厅的门口,听着门内觥筹交错。环保问题明显是打中了戈尔的兴奋点,席间问朱是否能够把论坛每半年举行一次。朱老板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处理,哪里有时间天天跟戈尔讨论环保问题, 只好王顾左右问在场的科技部长,部长多少读出了总理的迟疑,婉言说是不是半年时间准备不好反而影响效果,能心领神会地为总理接招,看得出来部长高兴了好长时间。

中午饭终于吃完了,下一个节目是见记者,一干众人拥挤在一个类似走廊的小会议室里,还得给新闻记者的摄像机留地方。那时候也顾不过来定尊卑,论贵贱,排座次。屋子里大多都是要人,象我这样的小萝卜头就没有几个,我脑袋的左边是王忠禹脑袋,看着跟包公真的很象,右边是美方几个部长的脸。一眼望去,全都是一堆脸挤在一起,让人想起好多年前读大学时在火车站窗口前挤着买车票时才有的情景。作为国务院秘书长这么大的人物,站在新闻镜头前面做一个道具,显然王忠禹认为在浪费时间,一个劲往后撤。这时候,记者放进来,戈尔和总理出来。戈尔依然神采奕奕地,掏出一张纸,开口就从环境讲到人权问题。整个上午没有听到他讲人权,这时候就突然窜了出来, 戈尔又再一次在迎合他的选民,他根本没有和在场的人讲话,他是在对那些在看电视的美国民众讲话。总理站在边上,看得出来他有点累了,早晨和一大堆议员共进早餐,上午同戈尔单独会见,大会演讲,然后午餐,一直在不停地说。总理眼睛虚着养了一会儿神,戈尔大段大段的镜头前表演结束后,轮到总理讲话时,他没有搭戈尔的茬,简单地说了两句中国对环境保护的政策就结束了。感觉总理给戈尔一点面子,这些议题也不是总理访美的优先问题,就顺手给戈尔一个做秀的机会。否则以朱的机智和幽默,在镜头前揶愉一下戈尔还是小菜一碟。

副总统本是一个储君,无事可做,老布什做副总统的时候,被里根差遣到世界各处去参加葬礼,其实际权力连个部长都不如。戈尔可算是有史以来最活跃的一个副总统了,因克林顿的支持,其权势只比后来的切尼稍有逊色。环境发展论坛的后续,和戈尔办公室的人频繁接触,开始感觉到,如果在人权问题上指责中国对戈尔来说只是给选民交代交代的作秀,他对环境全球气候变化等问题是真的关心。

这个可怜的聪明学生,在2000年大选时赢了选票却输了白宫。因为莱文斯基的丑闻,他力图拉开和克林顿以及克林顿政策的距离,尽量没有让克林顿参与辅选。这明显又是为迎合当时的选民的心态,却尝到了大众情绪无常的苦果。

此后,他也成了美国深夜脱口秀的谈资,2004的大选前,David Letterman 开民主党的玩笑说:“政治专家都感觉戈尔应该是民主党2004年要打败小布什最理想的人选,其中有三个最重要的原因,第一是因为他有经验;第二是因为他有智商;第三是因为他已经打败过一次小布什了。”

戈尔自己也并非没有好的幽默感,在意大利博可尼大学的演讲中介绍自己说:我叫戈尔,我曾经是美国的下一任总统。“I am Al Gore, and I used to be the next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