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文勇 > 《特朗普闹革命》之“贸易战”

《特朗普闹革命》之“贸易战”

上任才一周,特朗普已经干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首先废除奥巴马八年最大的政绩医保政策,然后废除其最重要的外交政策环太平洋自由区贸易协定。宣布在美墨边境修隔离墙,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入境美国。这些都不耽误总统天天上推特,狂骂美国新闻媒体记者对他“不诚实”“不公平”的报道,一个人单挑整个新闻媒体行业,天天叫阵对骂,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不管喜欢不喜欢,应该没有人争议他在兑现竞选承诺。

特朗普能在美国选举制度中崛起,近乎奇迹。有一半左右美国人喜欢他,比如众议院前议长牛金贵眼中,就是白头山天降伟大领袖,拯救美国人民于水火之中。还有一半美国人觉得这老兄就是一个自恋到极点的二货。双方粉丝们在网上掐得你死我活,比春晚热闹。特朗普不属于传统的民主党或者共和党。他的竞选主旨是anti-establishment,属于革命党,媒体翻译成“反建制”读起来很拗口,其实就是“打倒当权派”。

第一周好像没有中国啥事,这里黎明静悄悄。很多人相信世界上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和第二大贸易国之间,不会爆发贸易战,理由是这会两败俱伤。只是如果人都那么睿智,两败俱伤的事情不会去做,那一战和二战都是怎么打起来的呢?

自去年英国脱欧、美国大选以来,预测未来变成了一件滑稽的事情,简直自取其辱。历史演进无法预测,被太多偶然事件推动。比方踢球,就算对过往历史记录了然于胸,天气、球场、时间、队员状态都是变数,强队可能赢,可能平,也可能输。未来无法预测,但是可以探讨可能性的分布。

中美贸易战爆发比不爆发的可能性高。否则,特朗普聘请一个极端对华鹰派经济学者纳瓦罗来组建白宫贸易委员会并担任主任,则属于吃饱了撑的。特朗普和纳瓦罗并无私交,任命是因为理念相投。纳瓦罗是个教授,一直对中国抱有比较深的怀疑和敌意,他出版的书标题都很耸人听闻,比如《死于中国之手》《中国军国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即将到来的对华贸易经济战争》,脑补一下,我都能想象出纳瓦罗天天忙着筹划美中贸易战的画面,一个快70岁的人终于找到机会施展抱负。

先看看中国的贸易长的是什么样子。这张图是1995年-2014年中国出口总额,从1千亿美元,增长到2.36万亿美元。2014年出口产品最大头是机电产品占46%,第二大类是纺织品占11%。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俄罗斯绝大部分出口产品都是石油和天然气。

再看看中国商品出口的目的地,美国是第一大市场购买了19%,把香港除外,中国第二大出口国是日本占7%,德国4%,韩国4%。美国占中国出口的份额,比紧排在后面第二三四五大中国出口国的总和还多。不要把欧盟国家加在一起算,明年还有没有欧盟都不知道。

 

我们把2014年的中国出口的2.36万亿美元,划出大的类别:机械和交通,原材料制造品,化工产品,食品等。

如果把中国出口产品种类再分细致一点,2.36万亿的出口就是下面这个样子。

 

那中国进口商品都长什么样子呢?2014年1.57万亿的进口商品,我们从美国进口的金额,少于日本和韩国。12%进口商品来自韩国,10%来自日本,美国只占第三名9%。

 

看完了中国对全球贸易的样子,再聚焦中美的贸易关系上。

中国2014年向美国出口4390亿美元。其中一半是机电产品,9%是纺织品,5%是鞋帽之类,然后是金属、化工、木制品,和中国向世界其他地方出口商品的统计分布比较接近。

把类别分得仔细一点。机电产品中,大量的电话电视传输、自动数据处理设备、手机、显示器、投影仪、家具、座椅、玩具、灯具、塑料制品等等涵盖了几乎所有主要产业链条和市场。

占对美国出口半壁江山的机电产品,主要是电视、通讯、办公设备等。一共2200亿美元,这里包括了苹果手机,各种美资跨国企业的产品。

9%的纺织品,大约是392亿美元,囊括了所有男女老少穿的东西,比如大量沃尔玛,GAP的商品。

 

从1995-2014,中国对美国出口增长了20倍,到4390亿美元。

 

再看看中国从美国都买了些什么东西?主要是机电产品,交通工具,还有大豆。

 

中国进口最大是电子产品占24%,比如高通的手机芯片,交通工具飞机汽车19%,主要就是波音的飞机,后面是粮食13%。

 

农产品主要就是大豆,还有一点高粱和小麦,价值180亿美元。

化工产品是第三大类进口商品,价值129亿美元,还比不上大豆一个品种。

 

中美贸易顺差双方有不同算法,但不改变根本问题, 按美方计算,中美之间贸易逆差约3千亿美元。特朗普坚持要把贸易逆差消除作为施政目标,不惜和五个最大的贸易逆差国撕破脸皮,包括中国、德国、墨西哥、日本、韩国。对德国的指控是“操作货币”,对墨西哥要求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要重谈,对日本韩国的要求是开放市场。如果要消除美中贸易逆差,中国则需要每年多买3千亿美元的美国产品,或者美国人每年少买3千亿美元的中国货。这个差距是一个比较大挑战。一家美国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认为,从2001-2013年,中美贸易逆差累计导致美国损失了320万个制造业的工作机会。这种指控,把经济问题立即转变成了政治问题。 

多买3千亿美元的美国产品,意味着进口额要达到目前的三倍,2014年购买了155架飞机,120亿美元,就算一年买3百架飞机也就240亿美元。进口美国高端汽车如果降低关税开放市场,就算从目前110亿美元,翻两三倍到300亿美元,农产品187亿美元,如果放开市场,就算翻倍到370亿...... 这些离填补3000亿美元鸿沟差距,还是杯水车薪。

仅靠降低关税扩大购买现有美国产品,可能解决不了目前的贸易逆差问题。按照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罗列的问题,废除国企隐形补贴,比如银行对国企贷款政策的倾斜,开放文化产品,开放互联网,开放资本市场,这些非关税壁垒可能会成为特朗普要价的目标,这些被中国政府视为敏感的意识形态领域,估计做出让步的可能性不高。纳瓦罗对中国经贸问题的指控包括货币操纵、规则欺诈、出口补贴、盗版侵权,环保标准、劳工标准,涉及更广泛的问题也可能会成为双方冲突的焦点。

如果中方不让步,贸易逆差无法大幅减少,然后会发生什么?特朗普已经在竞选中表达过,要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特朗普还表示要把美国公司收入税率从30%降低到15%,可能导致大量外国资本为避免进口税降低收入税而进入美国办厂。中国为控制资本外流可能采纳更严厉的资本管制,又会成为双方冲突的焦点。最坏的可能性,特朗普明确表示要拿台湾问题上谈判桌。其外交顾问前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2016年1月17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美国可以打台湾牌》建议:美国需要考虑废除一个中国政策,承认台湾为一个独立国家… …如果那样的话,会发生什么?恐怕没人知道,有看官说,如果那样,中国鹰派正好趁机解放台湾?这话题就越扯越远了,本来只是上街买个菜,最后演变成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闹出一条人命来。

现任白宫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曾经在《外交》杂志上撰文说,美国政府过去干的最蠢的一件事,就是让中国加入WTO,融入西方贸易体系。他在彭博新闻主办的一次讨论会上说几亿中国劳工进入全球市场竞争,此后美国劳工工资的中位数十几年来停滞增长... ... 如果那样,继续做不靠谱的假设,假如中国大陆经过一场血战解放台湾,美国正好利用一场战争联合盟友把中国赶出西方自由贸易体系,双方进入长期冷战状态。这算极端对华鹰派梦寐以求的一个历史演进方向,否则鹰派找不到机会说服盟友孤立中国......再讲下去,可以拍科幻电影了。

有看官说,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的企业,最重要的力量是美国企业,如果贸易战,受伤害的首先是美国企业,特朗普肯定不愿意打。通过边境税让美国企业在外感受到痛苦,这,不正好是特朗普想要的么?这样美国企业只好搬回美国。会不会按特朗普的意愿实现不知道,至少这是特朗普清清楚楚表达的逻辑。比如对苹果公司的压力传导到富士康身上,如果郭台铭被迫把一半手机生产搬到美国,意味着富士康可能需要减少在中国工厂近五十万人就业,假设上下游和服务业还有2倍的工作机会服务于富士康,这就是150万人的饭碗问题……

歌德说过,人们通常没有理解现实的想象力。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推荐 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