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文勇 > 《特朗普闹革命》之“让美国再牛逼一回”

《特朗普闹革命》之“让美国再牛逼一回”

 
“让美国再牛逼一回”是特朗普的竞选口号,这个神翻译源起上善若水基金公司侯安杨先生,难得汉语可以这么精准表达一个英语国家总统的个性和口气。“川普闹革命”这个题目是中伦律师事务所的王卫东律师发明的,一语道出了新政权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草莽气质。题目受他们启发,谨在此致谢。
 
尽管预测未来不靠谱,但是所有决定必须建立在预期基础上。从现有政策和人事任命看,我估计特朗普政权搞砸的概率为40%,但是,“让美国再牛逼一回”的概率也不低,我也给40%,还有20%的概率一片茫然。了解贝叶斯定律的朋友知道,这是一个主观概率。
 
不看好特朗普的人目前多于看好他的人,尤其是美国主流媒体痛不欲生,每天和新总统对阵叫骂。我没有必要重复这些观点,最大的危险是,特朗普可能摧毁二战过后六十年里美国人自己帮助建立起来全球治理体系。简单描述一下这个体系:这个世界国与国之间其实一直是无政府状态,没有警察没有治安,依靠每个国家自觉和拳头。在一战之前国家之间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包括晚清中国遭受的多次丧权辱国的战争。弱国被侵略,后来强国之间也打得尸横遍野代价惨重。二战后,美国理想主义的政治家认为丛林法则的无政府状态,谁也过不好,他们主导下成立了联合国。对比一战前领袖相互很少交流,联合国虽然用处不大,至少提供了一个政治茶馆让领袖们经常见面,清谈也有助于减少战争概率。在军事上,《核不扩散条约》《禁止化学生物武器公约》等,限制大规模杀伤武器的不断扩散。在经济上的治理体系,有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会,世界贸易组织,维护一个相对稳定和开放的市场。以上组织的毛病问题非常多,但是作为一个不完美的全球治理体系,基本维护了六十多年人类历史上空前繁荣的一个和平时代,比一战前的世界安全了很多。
 
特朗普为什么可以摧毁这个体系呢?原因很简单,美国总统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不做什么,就可以摧毁这些国际治理机构。美国只要不支付这些国际组织的年费,不执行这些组织的规则和决定,国际组织就会瘫痪,公约就成为废纸,现行秩序就会崩溃。比如《核不扩散条约》签署后,如有小国要试爆获取核武器,其它国家一般都不愿意也没有能力管。只有美国会立即动用强大的外交军事经济制裁,找上门去强迫这些国家放弃核武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一直找伊朗朝鲜的麻烦。如果美国不管,那么这世界大部分国家可能都会迅速用核武器武装自己的军队,包括日本。简单说,过去六十年,美国一直主动充当世界警察,但这个警察做不到大公无私。特朗普算了一笔账,认为美国到处充当世界警察,花了很多钱,吃力不讨好。他认为美国为世界做了重要贡献,而全世界忘恩负义,讨厌美国,特朗普在竞选中说,“老子不干了。”特朗普如果兑现竞选诺言,宪法清晰赋予了总统外交政策的权限,国会和法院能在外交政策上无法阻拦他。如果特朗普真这么干,人类就一夜回到一战前的世界。
 
那是对外政策,那么对内呢?特朗普的革命同志中,斯蒂芬班农最重要的一位,先是竞选总经理,后是白宫首席战略顾问,中国人耸人听闻的说法叫“国师”。班农是爱尔兰后裔工人家庭出身,当过海军上过哈佛商学院,在高盛做过银行家。过去十年来,班农铁了心要扳倒共和党当权派,认为他们背叛了美国理想,是冒牌的保守主义者,成为“永久的政治阶层”混吃混喝,无法理解美国白人的困境也没有能力挽救西方文明来应对极端伊斯兰扩张带来的空前挑战。美国白人新生孩子已经占所有新生儿的一半以下,班农有极强的危机感。班农虽然保守,但他迷恋列宁和戈贝尔,深知自己在发动一场革命,挽救节节溃退的西方文明,一举扭转乾坤。他认为传统方式无法改变现状,必须祭出种族主义、基督教原教旨主义,鼓动底层白人参与这场革命,赢了一场近乎不可能的选战。班农下一个目标是摧毁左翼,他认为“婴儿潮这一代人是美国有史以来,最被宠坏、最自私、最自恋的一代”,因为他们放弃了父辈的价值观转而支持多元文化和社会主义。他和特朗普都对美国媒体有刻骨的厌恶和敌视,掀起一场持续的对媒体战争,想一举摧毁美国左翼价值观最强大的维护者。班农理想中的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而不是多元化的国家,是一个白人的国家而不是多种族的国家,一个充满资本主义精神的国家,而不是福利社会国家。他主张限制穆斯林入境,大幅降低移民和绿卡的数量。他在公开说过:特朗普是这场革命最好的工具。
 
反全球化、反媒体、反精英,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担心,如果特朗普和班农摧毁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美国可能堕落成有史以来最大的法西斯国家。所以美国媒体和特朗普政权对骂异常激烈。
 
以上是悲观的预计。但是,特朗普的政策有没有可能一不小心真的实现自己的口号,让“美国再牛逼一回”呢?这个乐观估计也有可能,我认为这个概率不低。下面是原因。
 
特朗普竞选时吃瓜群众都在关心八卦,美国媒体天天讽刺挖苦特朗普,没有注意特朗普的葛底斯堡演说,他罗列了前100天施政计划,名字叫《和美国选民的约定》。这个约定,他第一周就兑现了好几项,如果其中重要内容都能兑现的话,对美国经济会产生深刻影响。
 
一、特朗普可能实现美国大规模基础设施的更新换代
 
美国朋友大多认为这是特朗普竞选吹牛骗选票,一万亿大规模修建基础设施,是不可能的任务。不是因为美国没有钱,而是美国政府没钱。美国虽然是最强大最富裕的国家,但美国政府花钱没那么容易,任何增税增加政府开支的政策很难通过国会批准。美国政府不是一个中央集权政府,而是分权制衡的国家,国会两院议员都是不同选区独立选出来,饭碗又不受制于总统,对外交影响不大,但是内政上常常不买总统的帐,对总统制约很大,奥巴马政府就是例子。
 
美国国会目前由共和党控制,保守议员中很多主张小政府,低税收,限制政府开支,对财政赤字抱有很深的敌意。美国目前联邦政府国债总19万亿美元,这个债务没有包括地方政府、企业和家庭借款。国会担心政府开支无节制,把公共债务设置了一条红线,禁止超过危险的水平。再增加一万亿开支,意味着增加税收,或者发行国债突破法定债务上限进行基建,共和党内的财政鹰派会和他拼命。简言之,这个预算法案在国会通不过。这的确是美国这么多年基础设施年久失修逐渐老化的原因之一。有个美国朋友来中国坐完高铁对我说,感觉美国才是第三世界啊,说得有些夸张,显然受了刺激。
 
和流行意见不同,我认为特朗普大概率可以赢得国会足够票数通过这个激进的法案。如果单拿基础设施投资预算去国会,可能通不过。但是,如果他把基础设施投资预算、减税、修改美国债务上限绑定在一起,在国会闯关就可能通过。这是一笔交易,许诺给民主党议员大规模基础设施,这是民主党做梦都想要的,作为交易,要他们求支持共和党的减税方案;给共和党议员大幅减税,这是共和党做梦都想要的政策,作为条件,要求他们同意基础设施建设。问题是又要减税又要基建,钱从哪里来呢?特朗普可以联合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两方足够多的票数,干掉国会里死守债务上限的捍卫财政自律的鹰派议员,修改以前通过的债务上限,增加国债发行。三个石头打一只鸟,总可以了吧。美国债务上限做为法律已经被修改过好几次了,特朗普也不是第一个这么干的。如果这个法案通过,八年能够有一万亿基础设施投资,会大幅振兴美国经济。
 
二、特朗普任内,可能实现大幅减税
 
尽管特朗普威胁对贸易逆差国征收高达45%的边境税,但是对所有美国境内企业,减税是特朗普竞选一再承诺的政策,从目前普遍的30%税率降低到15%,特朗普认为美国企业不堪重负,加上劳工成本过高,很多资本推动大型企业搬到发展中国家。减税后,在美国建厂生产,可以减少边境税,可以减少收入税。会导致大量美国资本回流,并吸引外国资本流入美国。
 
这项内政会对外国产生意想不到的冲击。其它国家会加强外汇管制,禁止资本外逃。但是资本控制并不容易,外贸外汇要不要管制?如果不管制,那么资金改头换面通过外贸合同交易流入美国可能会汇集成洪流。如果外贸也管制,则一夜回到几十年前,会对GDP就业产生严重负面影响。中国的对外贸易进出口总额占GDP的三分之一左右,进出口总额大约4万亿美元,涉及的产业链条至少1亿人以上,经济增长和就业高度依赖国际市场,这种冲击会不小。
 
三、特朗普可能大幅降低美国的医疗成本
 
特朗普宣布要废除FDA美国药监局70-80%的审批管制,而且允许政府医药报销计划Medicare/Medicaid可以有集体采购谈判权,这项权力以前被国会禁止,认为是变相政府给药品定价。如果特朗普能兑现这一措施,可能大幅降低美国药品成本。美国目前平均一支新药研发时间大约十年,研发资金大约十亿美元,很大程度是因为FDA不计成本的管制方式,有时候为增加一点安全性能,可能需要十倍的成本。打个比方,如果用FDA管制新药的标准来审查交通工具的安全,那么飞机、汽车和自行车都无法通过政府的安全标准审批上路,因为安全风险到处都是。比如,六十英里时速时汽车相撞人是安全的,但八十英里时速撞击就会要命,如果不计成本把安全标准提高到八十、一百、一百二十英里每小时撞击安全,那么小汽车最后就造成坦克了。要用FDA标准管理交通,人类今天可能还在走路坐轿子。
 
美国医疗健康开支占美国GDP总额16%,是全世界最昂贵的地方,是经济成本的一部分。欧洲只有美国一半,大约8-9%,中国只有欧洲的一半,大约4%-5%。如果特朗普能把美国医疗健康的成本降下来,会对美国经济是巨大的刺激。
 
四、学校教育券可能大幅提高美国公立学校质量
 
美国公立中小学曾经水平很不错,这几十年下来堕落很快,成了一块心病,总是拿中国上海公立中小学教育质量比较,觉得自己越差越远。这个问题很大原因是教师工会强大,公立学校简直变成了国有企业,学校无法解雇老师,把家长学生当成顾客对待,态度很好。学生学得再烂,老师都说孩子很棒,又没有中国三天两头的考试来检验,所以效果越来越差。
 
特朗普提名的教育部长,希望改变这种处境,把政府原来发给学校的补贴和拨款,不直接发给学校,而做为教育卷给每个学龄儿童。儿童和家长可以自由择校。教育质量差的学校,没有孩子去,也就从政府领不到钱,最后只好关门。那些质量好的学校,可以招到很多学生,也就可以把教育卷兑换成很大的教育拨款,这样在学校之间展开竞争。如果这项措施兑现,美国基础公立教育可以在竞争中优胜劣汰,产生很大变化。
 
***
 
特朗普经营国家,看起来是经营生意,总体上就是收入提上去,把成本降下来(减税、废除官僚管制,降低制度成本),把竞争对手打趴下,谁也别想占他的便宜,他不想当世界领袖做活雷锋为人民服务,他要美国利益优先。如果能把以上几条兑现,“让美国再牛逼一回”的竞选承诺,可能就实现了。如果做成了,岂不是添于伟大总统之列了?这好像不科学。还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历史从来吊诡变幻莫测,领导的品德和治国绩效不总是正相关。人们普遍喜欢品行很好的人,比如卡特,可是作为总统评价不高。打架斗殴吃喝嫖赌的混混刘三,最后变成了一代雄主开创大汉帝国。
 
特朗普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他是一个激进的革命党人碰巧认同几条右派经济原则。风险投资人彼得蒂尔认为,美国问题需要激进的变革者,特朗普不在乎媒体和公众情绪,有机会改变现状。他似乎认为美国三权分立的制度固若金汤,特朗普革命不可能颠覆美国的立国基础。我没有他那么高的信心,美国人决定在瓷器店里放进一头公牛以冲垮藩篱,但是三权分立能否把革命党人约束在适度范围之内,面临考验。干砸了就是一场灾难,干成了则“让美国再牛逼一回”。
 
这一次,美国人下的赌注很高。
 
推荐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