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文勇 > 在印度的日子(7) 后记 龟兔赛跑

在印度的日子(7) 后记 龟兔赛跑

2004-01-17 08:03:45 

 

观察印度人尤其是政治人物,不难发现他们对中国的感觉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当地人教我学会了一句印地语“HINDI CHINI BHAI BHAI”。这本来是一句标语,1962年以前刷在墙上处处可见,可以直译成“中印人民亲兄弟”,直到今天五十岁以上的人说起来大多还记得。双方在这个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在世界贸易组织和京都议定书等很多大问题上有共同的利益。然而两国后来因1962战争和领土争端,西藏流亡政府和巴基斯坦问题而时有冲突。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印度不知为何总在媒体前面失宠。过去十来年,印度的政治人物看着中国在人权问题上受到国际舆论的围攻讨伐暗暗窃喜。而最近几年却又为国际媒体对中国“过于关注”而醋意渐生频频抱怨。

 

同样有意思的现象是中国人在一些领域同印度人的神似。相当数量的中国人和印度人都对对方抱有相似的成见,都比较傲慢,都瞧不起对方,而瞧不起的主要原因都是因为对方贫穷落后。而在美国的印度人和中国人,或许是同样来自于发展中国家,有相似的艰辛奋斗历程,在美国社会中扎根发展的心情同样迫切,公司里印度同事和中国同事能够友好相处的为数不算很多。

 

在印度,我目睹了中国人和印度人做生意的方式和漫长的过程。也许是太有礼貌,双方都不轻易直接说不,主人的意愿很难看清楚,在大宴小宴盛情款待下,让对手方雾里看花不停猜谜。在印度我开始理解美国式的说“不”为商业社会的效率的贡献,它避免了让对手报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而节省双方的时间。

 

瞥开情绪因素,印度的实力在东西方都似乎被忽略。印度是一个有核国家,它的导弹投放能力可以覆盖包括北京在内的所有中国大城市;印度近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在7%左右,考虑中国统计数字的弹性,比中国实际增长速度并不逊色多少;印度的软件业很发达,规模可能仅次于美国,中国目前还尚有较大距离;印度的电影业发达,模仿痕迹虽太重,Bollywood规模仅次于于Hollywood;印度的基础普及教育比中国差,文盲占全国的一半左右,但是在受过教育的那一半人中,受过良好大学教育的人数和比例远高于中国。印度的国际形象营造比较成功,被视为一个温和、民主和遵守国际游戏规则的国家,它在国际大国舞台上的崛起时遇到的阻力和摩擦会远小于中国。美英等大国对支持印度颇下工夫。

 

印度学者学生遍布美国名校,同中国学者一样在学术领域的卓有成就以外,在通往政商主流社会影响美国未来的法学院和商学院中,到处可见到印度学生成群结队的身影。今天中国学生在美国商学院中已经可以和印度的学生数量相比,但进入法学院攻读J.D.的还是寥寥无几。印度学生在融入美国社会的先天条件比中国学生更好。在被喻为世界上头脑最灵光的人组合的战略咨询公司麦肯锡的首席执行官是一个第一代印度移民。

 

2003年我在一个“新兴市场金融研讨会”见到Tarun Khanna讲印度和中国竞争力的问题。他在哈佛商学院教竞争战略,和一个MIT的中国学者黄亚生在《外交政策》上发表文章 Can India Overtake China? ,引起《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最有影响的媒体广泛关注和讨论。此文的观点是印度的竞争力比中国强。

 

印度现行的政治体制在长远看没有颠覆性问题的困扰。如果能建立更清明的法治,普及基础教育,这个国家会在世界上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对我自己来说, 中国和印度的比较, 让总我隐隐约约想到那个古老的龟兔赛跑的故事。

 

[仅以此文献给我的印度同学Kebbie和在印度的同事ROSEMARIE,他们是我见过的第一流的印度人。Kebbie善良友好举止优雅总让我想到甘地; ROSEMARIE为我生活在印度期间给我诸多悉心关照。]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