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文勇 > 华府旧事(5):两大阵营

华府旧事(5):两大阵营

每四年一次的美国大选如火如荼进行中,这是美利坚土地上最热闹的体育赛事,也是全民参与的娱乐活动。看到奥巴马PK罗姆尼,争相把中国拉来批斗,想起十几年前在华盛顿的情形,中国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成为美国大选的重要议题,过去几年的清静反倒让我有点不适应。

这两年左右之争在中国仿佛形同水火。这种争论在美国政治意识敏感的两大阵营里也一样剑拔弩张,好在大多数美国人如同中国人一样没有那么强烈的阶级斗争意识。

近百年来人类作为一个群体其内部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围绕着平等和自由两大理念分成了左右阵营。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世界半个世纪的较量已经悲壮地落幕,而这场理念之争在各个社会内部仍然在以相对文明的方式在继续进行。这场争论不乏智慧、机敏、情绪甚至仇恨。 

左方的人对右方的人说:你们要的不过是富人的自由。 
右方的人对左方的人说:你们要的不过是奴隶的平等。 

很少人比马克思的《资本论》把市场经济中的“罪恶”批判得更加体无完肤。很少人比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把政府权力扩张带来的“人祸”谈得更加悲悯痛彻。考虑到这场辩论的全球范围是西方语境,有必要对一些被滥用的术语进行定义。为免于英语翻译混乱而造成的歧义,我把左派的liberal / progressive 称为进步主义者,把右派的conservative称为保守主义者。 

这两者的基本分野是,进步主义者主张通过政府积极干预,增加税收转移支付来实现平等,其现代的精神领袖是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在政治上的代表人物是美国的罗斯福和林登约翰逊。

保守主义认为,在人类可知的历史中,政府是个人自由最大的威胁,扩大政府干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无异于引狼入室。基本主张是放松管制;还市场自由;税收越低越好政府越小越好。它的思想来源远可以追溯到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在现代的精神领袖则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在政治上的代表人物是英国的撒切尔和美国的里根。
  
除了这个”关于政府在社会中的角色”学理上最根本的分野外,"是否存在绝对的道德价值准则"则成为另外一条左方和右方的战场:左方认为文化和价值观是相对的,应该尊重人类社会价值的多元价值,左方认为右方要把基督教的价值强加给所有其他人,不过是十字军东征的现代翻版而已;而右方则认为,人类有一些最基本的道德价值准则是普世的,否则屠杀暴政都可以在价值多元的幌子之下被原谅,否则"Everything is right and nothing is wrong" , 右方认为左方不过是为道德伦丧的现代社会寻找一块遮羞布。

因为这价值观的对立,把美国人分成两拨的问题太多了:要堕胎自由的 vs. 无条件保护生命的;要保护同性恋结婚合法的 vs. 捍卫传统道德反对变态的;要增加国内转移支付的 vs. 要增加军费的;要到海外去学雷锋救死扶伤的 vs. 要到海外去当警察锄暴安良的;要加大环境立法执法强度的 vs. 要给企业运行松绑免去官僚管制的……
  
美国的左右两派基本泾渭分明,在上述对抗中赞成前者的基本属于民主党的左派,赞成后者的基本属于共和党的右派。右派旗下多是支持清教徒基本理念的传统中产阶级。左派支持者则基本是一群乌合之众它囊括了从大学知识精英,几乎所有少数族群,黑人,妇女,劳工等等。只是这人数众多的左派支持者并非总是愿意出来投民主党的票。而那些支持清教徒理念的中西部纯朴美国人总是年年都在投票站前出现支持右派候选人。从地理上看,民主党分布在狭长的美国两岸。共和党囊括了美国中间广袤的土地上。
      
美国的主流媒体,包括好莱坞的演艺圈几乎全是左派的天下。一个朋友解释这是历史原因是,最优秀的编辑记者都是《纽约时报》培养出来的,他们到全美各地把持各个地方电视报纸。当然也有个把媒体比如福克斯电视台个把地摊小报比如《华盛顿时报》也算是有强烈的右派色彩。总而言之右派觉得比较委屈,自己在主流媒体的声音太弱小。
  
在这场左右之争中,美国人喜闻乐见是在娱乐新闻界最显赫的极左和极右人物,左边是Michael Moor和Al Franken;右边则站着Bill O'Reilly和Ann Coulter。Coulter这姐姐年纪不大,人却极生猛。六十年代初生人,她的名言太多了,在美国这个说话处处要考虑政治正确的国家,她曾经在9/11后说:“我们知道谁是杀人凶手,他们正在唱歌跳舞欢庆。我们应该把军队开进他们的国家,击毙他们的领导人,把他们全部改造成基督徒。”Coulter在她的《叛国》和《污蔑》书中为麦卡锡招魂喊冤,评价美国左派说:他们仇恨美国,仇恨挥舞国旗的人,仇恨反对堕胎的人,仇恨所有的宗教,除了伊斯兰教以外”她说美国民主党是一群大脑损伤的人组成的一个投票集团。位于极左的Michael Moor和Alan Franken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Moor的《华氏911》用记录片的方式基本把小布什丑化成了一个白痴。而Franken的书《谎言、骗子和正在说谎的骗子》则把矛头对准了福克斯新闻的主播和白宫的高官。

而美国的对华外交政策,不幸成了美国左右派相互攻击的牺牲品。早年对中国问题最关心影响力比较大的两群人,左边是工会,右边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团体。这两群人原本在国内议题上相互对抗,看着城头不停地变换大王旗,在对华政策上却变得惊人的一致,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把他们联合起来的共同敌人。一方把中国视为争夺饭碗的对手,另一方把中国的计划生育和宗教政策视为邪恶的迫害行为。以至于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对中国的反感已经高度意识形态化,只要是中国支持的他们就一定反对。

有一次我和一群朋友聚会,席间见到一个姑娘,是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南卡州参议员赫尔姆斯的助手。朋友介绍我说是中国人,这姑娘脸刷一下通红,非常不好意思地和我握了握手。后来一位美国国务院的朋友听到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在一旁大笑,他当然知道赫尔姆斯对中国的敌意,但是故意连续追问:你究竟对她做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某些人自己就脸红了。



推荐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