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文勇 > 当哥伦布遇到吕不韦

当哥伦布遇到吕不韦

西方历史上有纪录的第一个新兴市场风险投资人,大概是西班牙女王伊莎贝拉。哥伦布花了七年时间募集他需要的一万美金去找印度的香料,四处向当时的投资人主要是欧洲王室募资,碰得头破血流屡屡被拒。绝望之中,伊莎贝拉女王经过三年尽职调查决定入伙投资。他们谈下来一个投资激励方案,哥伦布可获得10%的利润分成,5%黄金,女王预付所有的费用。这事发生在1492年,却是一个非常现代的风险投资安排。时至今日,大多数的PE/VC用的大致还是这个激励架构。

 

哥伦布没有找到印度和传说中的金银财宝或香料,而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人类历史的进程被意外改变,当初并不是故意的。但哥伦布至死都认为自己抵达的是亚洲的东海岸,他一直活在自己臆想当中,极为宗教狂热,用残暴统治新发现的殖民地。投资人和他也相处非常困难,以至于西班牙王室最后都在同哥伦布打官司。哥伦布到达美洲是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但伊莎贝拉女王的这笔风险投资,可算惨痛失败,可归因于识人不慎。

 

这是一个极好的隐喻,创业象是一群人去发现新大陆,是一场没有地图的探险。很多人半路在暴风雨中大海沉船。有些人到达的地方,和想要去的目的地,相去甚远。所谓商业计划书,是事先尽力想象出的地图,需要随时调整。人的素质、品行、能力,作用远远超越了所谓商业模式财物模型林林总总。

 

比伊莎贝拉女王早一千七百多年的中国,在战国快要结束时,有一个非常热衷投机的人叫吕不韦,钱宁在《秦相李斯》书中讲过一个故事:吕不韦做兽皮生意时买下一张虎皮,一直带在身边,舍不得卖掉。当年,虎皮便宜,三张羊皮就可以换到,一张虎皮又可以换成两张牛皮,而两张牛皮又可以换出四张半羊皮,一倒手,就赚出一张半羊皮。如果钱宁考证准确,吕不韦则是中国有记录的早期对冲基金经理,寻找市场失效的地方并使用套利交易策略,和二十世纪末最顶尖的对冲基金LTCM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开发的策略没有本质的区别。

 

吕不韦也是一个风险投资人。他对投资的风险和回报很早就敏感,而且有极高风险胃口。据说他年轻时问父亲“耕田之利几倍?”父亲答:“十倍。”吕不韦又问:“贩卖珠宝之利几倍?”父亲答:“百倍。”吕不韦又问:“若扶立一人为王,掌握山河,其利几倍?”父亲笑答:“安得王而立之?其利千万倍,不可计也。”

 

这个故事首先埋着企图通过攀附权力而获取巨额财富的祸根,千百年来在中国这个土地上的人们乐于前仆后继,不幸绵延至今,但攀附权势这个话题不是此文讨论的焦点。

 

在不同的角度,这个故事还可以有不同解读。广义地讲,它隐含了现代金融“资产定价模型”里,潜在回报和风险挂钩的基本原理,虽然古人对数字的使用,十倍百倍千倍的说法流于虚张声势的修辞,而非精益管理的工具。

 

从纯商业案例的角度看,吕不韦算一个把道德伦理考虑完全排除在外的风险投资人。看到子楚,判断这个无人问津的人质是被市场低估的资产。了解到秦国安国君将要继承王位,而得宠的华阳夫人没有儿子 ,算尽职调查。变卖家产筹集资金,在子楚身上大笔投资,买华服香车侍女僮仆广纳门客,子楚很快贤名远播,塑造了品牌。吕不韦用剩下的银子游说华阳夫人收子楚为义子,把侍妾送给子楚。后来子楚继位,赢政登基,吕不韦成了相国,此后富甲天下。

 

这算是一个风险投资经理在战国末闪亮登场的故事。

 

这次投资的得手,让吕不韦以为自己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他再次在嬴政身上投资下注,不惜重金,这次,投靠权势的祸根,遭遇到识人不慎的错误,他不仅没有回报,而且掉了脑袋。据史家考证,嬴政很可能是吕不韦自己的孩子。连自己的孩子都看不明白,判断严重失误,足见“识人”困难。

 

在风险投资中经历有些年头的投资经理,可能都会告诫新来者,投资是在投人。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其实斑斑血泪。无论你对市场多洞若观火、对科学技术多了如指掌,对财务模型做得多尽善尽美 … … 如果对人判断错误,则可能两败俱伤,或满盘皆输。

 

“识人”远非科学,无迹可循,能做到洞若观火,则是第一流的风险投资人。其实,人类的很多其他活动,比如找一份工作,投入光阴;比如婚姻,投入人生和情感……在某个维度上,和风险投资是相同性质的活动。这些决策中,识人,都是最至关重要的判断。

 

中国历史上有些极富洞察力的人,如果改行,都是第一流的投资人。比如韩信,他曾把身家性命都投资在项羽的创业中,结果几年下来把项羽看透了,“妇人之仁,匹夫之勇”。

 

再比如李贽看海瑞,说他“如万年青草,可以傲霜雪,不可充栋梁”,也切中了要害。民国军阀混战,一个手下将军观察冯玉祥,说他:貌似刘备,才如孙权,志比董卓,诈如吕布,运只袁绍。这个观察也入骨三分。

 

如果有这等犀利的眼光,基本可以做个一流的风险投资人。

 

其实,人也在不断变化,有人可以一起成长,不断学习,而另外一些人则基本失去了学习能力。如果遇人不淑,又无学习能力,那基本就剧终了。

 

二十一世纪的中土是冒险家的乐园,一个千奇百怪的名利场。一大片喧嚣、泡沫和陷阱之间,一大群东方的西方的冒险家在摩肩接踵。有时候在这里,我时常觉得,形形色色衣冠楚楚的哥伦布遇到西装革履的吕不韦,他们穿过历史,还活跃在我们中间。

推荐 49